如何行使您的正当防卫权利

正当防卫是法律赋予每一个公民的一项重要权利,是鼓励和保障公民同一切违法犯罪行为作斗争的重要手段,对于保障国家、公共利益和公民的合法权益,威慑犯罪分子,制止和预防犯罪,具有积极的意义和作用。时代呼唤正当防卫。我国刑法设立的正当防卫制度是一把永远高悬着的弘扬正气、维护正义之利剑。然而,人们在日常生活中应如何行使自己的正当防卫的权利,防卫的当与不当的界限如何把握,却有一些误解。了解法律,才能更好地遵守法律、运用法律。为此,我们特组织了此期文章。一、法津为正义撑腰——对一起正当防卫案的透视2000年9月的江南,秋风送爽,稻浪飘香。在某市某农贸市场内,熙来攘往的人流和生意人买卖的喧闹,更显现出一派欢乐祥和的富足景象。突然,市场西南角暴起的一阵吵嚷、嚎叫声,打破了周遭的平静。只见四、五个男青年正把一中年男子强按在卖肉台板上,挥拳动脚,猛力殴打。忽然刀光一闪,一打人者向前踉跄几步后,跌倒在地,右胸浸满了殷红的鲜血。顿时,打人者,被打者都惊呆了……   (一)横行霸道   打人者,在该农贸市场内,可谓无人不晓。他们是来自安徽的外来务工人员杨某、吕某、王某等人,年龄均在二十岁左右。他们来某市后,因工作难寻钱难赚,一心要发财的他们聚在一起,终于想出了一条致富的道——收购猪肉肥膘转手牟利。按理说,只要他们遵守市场规则,合法经营,这倒也 确实不失为一条勤劳致富的好门路。但平日游手好闲惯了的他们,想的不是如何劳动致富,而是如何才能既不吃苦又赚钱。对此,他们自有妙招。那就是依仗人多势众,靠暴力挤走同行,强行压价收购,对稍有不从者,则拳脚侍候。自1999年8月始,这伙人依此法在鸿声、荡口等镇菜场收购,果然奏效。独家经营给他们带来了可观而稳定的利润,强买强卖又使众多善良的卖肉人敢怒不敢言。   (二)害人终害己   但好景不长,在每天的例行收购中,他们渐渐觉察到了一丝不和谐音。鸿声一卖肉人竟敢连续几次以自家喂狗为由,拒卖肥膘。杨某等人恼羞成怒,这个不识时务的家伙,不能让他坏了我们的规矩,毁了自己的发财梦。对,给他点厉害尝尝。9月27日上午9时许,他们依例将市场上其他人的猪膘收购完毕之后,杨、吕两人即走到那个不肯合作的卖肉人——锡山市鸿声镇食品站职工邹某的卖肉摊位前,对邹大打出手。接着,其他几人也随后赶到“助阵”。杨某将邹某踢倒在卖肉台板上,压住头、胸等部位,五人一起对邹的头、胸、腹等处用拳脚猛击。被突如其来的横祸惊懵了的邹某,在拼命挣扎时,左手在台板上摸到了一把杀猪尖刀,随手向后一戳,正中杨某的心脏。杨经送医院抢救无效后死亡。   (三)众说纷纭   惨剧发生后,邹某迅速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。随后的几天,邹某的命运成了众人关注的焦点。人们议论纷纷,有的说邹某安安份份地卖肉,却不料祸从天降,真是命里注定的劫难;有的说邹某这下完了,自古以来杀人偿命,只可怜他上有老、下有小,一家人今后的日子可怎么过;有的说邹某在自己生命受到严重威胁的时候,出于人的求生本能反抗,完全是一种正当防卫,死者罪有应得。当时现场42名目击群众联名写呼吁书,要求全社会有正义感的人们伸张正义。而与此同时,死者的家属、亲朋等也多次找公安局、检察院,要求严 惩凶手,并给予经济补偿。人们对此案的处理拭目以待。   (四)本案透视: 法律为正义撑腰———-本案被认定为正当防卫2000年9月27日,该市市公安局以涉嫌故意伤害犯罪对邹某宣布刑事拘留,并于10月4日移送该市检察院提请批准逮捕。检察院在审查该案时,出现了两种观点。一种观点认为,邹某用刀反击仅仅对其拳打脚踢的侵害人,并造成一人死亡的严重后果,已明显超过必要限度,属防卫过当,应以故意伤害罪来追究邹的刑事责任;另一种观点认为,邹某在数人合击,无还手之力,其生命健康和安全受到严重威胁的情况下,持刀自卫,虽致一人死亡,也完全符合刑法中有关正当防卫的规定,不应负刑事责任。 在对该案反复研讨后,该市检察院办案人员一致认为:在死者方先寻衅滋事,邹某无任何过错,且人身安全受到极大威胁情况下,邹是既无可能也无必要选择自卫手段和强度的。所以其持刀自卫致一人死亡的行为,既未超过防卫范围,也未超过防卫强度,是一种完全正当的防卫行为,是法律所支持的行为。为此,该院毅然作出邹联群的行为属正当防卫,不负刑事责任,不批准逮捕的决定。消息传来 ,整个鸿声镇沸腾了,人们奔走相告,无不为法津的公正而欢呼。   一场风波就这样平息了。掩卷而思,它给我们血的教训的同时,也给善良的人们带来了一些启迪:当我们遇到流氓恶势力的大肆欺凌时,退避忍让是没有用的。最好的方法,就是团结起来,大胆地和他们进行抗争。因为——有法津为我们撑腰!但同时,也给人们提出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:什么是正当防卫? 二、 什么是正当防卫? 案例一:青年卢华因故被人殴打,几天不敢上班。一天,卢华上班正巧与街痞马小明等人相遇,又遭无故殴打。打斗中,卢华将马小明与钥匙挂在一起的水果刀打落在地,卢华将水果刀捡起便逃。马小明等人继续追打,将卢华身上多处打伤,致其头骨破裂。这时,卢华左手捂住头部,右手持刀乱捅,正刺中马小明,致其出血休克死亡。 案例二:农村姑娘小高独自一人来到某市闯世界。她没有一技之长,只好选择当保姆,侍候一名姓乔的孤寡老人。但乔老头却不是本份人,一天夜里,他强行占有小高的身体。小高悲痛欲绝,在该市,她没有一个亲人。她想到了死,但难舍父母、姐姐;好想去控告,但又怕坏了名声。她只好默默忍受着。为了对付乔老头的纠缠,她到厨房拿了做饭用的铁勺,塞在褥子底下。几天后的一个下午,乔老头喝了酒,又纠缠小高。“别碰我!”小高挣脱着。“脾气还不小呢?你口口声声说要告我。两个人的事,你说我强奸,我说你愿意,看公安局相信谁的话?”乔老头边说边动手动脚。小高全力挣扎,但力量弱小,被乔老头拽进房里,疯狂地扳倒在床上,欲施强暴。小高忍无可忍,举铁勺来,“当当”两下,把乔老头砸倒在床边,无奈,乔老头不经打,已命归黄泉。 我国刑法第20条第1款规定:“为了使国家、公共利益、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、财产和其他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,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,对不法侵害人造成损害的,属于正当防卫,不负刑事责任。”同时,为了更有效地惩治犯罪,保护遭受严重暴力侵害的人的防卫权利,刑法新增加了该条第3款的规定,即:“对正在进行行凶、杀人、抢劫、强奸、绑架以及其他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,采取防卫行为,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的,不属于防卫过当,不负刑事责任。” 就案例一而言,防卫程度确实大于侵害程度,但卢华非如此不能保护本人的人身权利。所以,其所超过侵害程度的防卫强度为足以有效制止不法侵害所必需,因此没有明显超过正当防卫的必要限度。根据我国刑法的规定,卢华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。 就案例二而言,高艳玲在特定的情况下,即独自一人没其他人救助的情况下,为了确保自己的人身权利不被侵犯,采取了非常严厉的防卫手段,符合现行刑法第20条第3款的规定,属于正当防卫,不负刑事责任。 上述两个案例中,行为人的行为均属于正当防卫。 但如何区分与把握正当防卫呢? 根据我国刑法的上述规定,在现实生活中,认定行为人可以实施正当防卫须在同时具备以下条件下:(1)有正在发生的不法侵害;(2)必须是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;(3)必须是出于为了是国家、公共利益、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、财产权利免受不法侵害的目的;(4)必须针对不法侵害者本人实施,不能针对第三者;(5)不能明显超过必要限度,造成重大损害。上述条件缺一不可。 三、正当防卫的误区 除同时具备上述条件以外,其他任何侵害国家、公共利益或者公民的人身、财产和其他权利的行为,都不属于正当防卫的范畴。我们切不可走入“正当防卫”的误区。我们作了归纳,大致有以下十种行为人实施的侵害行为不属于正当防卫:1、打架斗殴中任何一方对他人实施的暴力侵害行为。两人及多人打架斗殴,一方先动手,后动手的一方实施的所谓反击他人侵害行为的行为,不属于正当防卫。2、对假想中的不法侵害者实施的所谓“正当防卫”行为。不法侵害必须是在客观上确实存在,而不是主观想像的或者推测的。3、对尚未开始不法侵害行为的行为人实施的所谓“正当防卫”行为。对于正当防卫的时间,法律有严格的规定,行为人实施的正当防卫必须是针对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行为,即实施正当防卫必须适时。4、对自动停止,或者已经实施终了的不法侵害行为的行为人实施的所谓“正当防卫”行为。不法侵害行为已自动停止,或已实施完毕,被侵害人可及时报案,或将不法侵害人扭送公安机关,不能采取触犯法律的“极端行为”。5、不是针对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者本人,而是无关的第三者的所谓“正当防卫”行为。实行正当防卫,其目的是要排除和制止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,而不法侵害的行为来自侵害者。因此,只能对不法侵害者本人造成损害,不能侵害无关的第三者。6、不法侵害者已被制伏,或者已经丧失继续侵害能力时的所谓“正当防卫”行为。不法侵害开始以后,因受到被侵害人或者第三者的有力反抗,或者由于侵害者意志以外的其他原因,使不法侵害在事实上已不可能再继续。这时,不法侵害的危险已排除,正当防卫行为应随之停止。7、防卫挑拨式的所谓“正当防卫”行为。即为了侵害对方,故意挑逗他人向自己进攻,然后借口正当防卫加害对方。8、对精神病人或者无刑事责任能力的未成年人的侵害行为实施的所谓“正当防卫”行为。对于上述人员的侵害行为,当知道他是精神病人或者无刑事责任能力的未成年人时,可以实行紧急避险,予以避让,而不允许实行正当防卫。9、对合法行为采取的所谓“正当防卫”行为。公安人员依法逮捕、拘留犯罪嫌疑人等合法行为,嫌疑人不得以任何借口实行所谓的正当防卫。对紧急避险行为也不能实行正当防卫。10、起先是正当防卫,但后来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的行为。此种行为,法律称为“防卫过当”,不属正当防卫的范畴(出现刑法第20条第3款规定的情况例外)。 四、 正当防卫不承担民事责任 案例一:甲、乙因琐事发生口角,甲怀恨在心。一天乙独自回家,途中被甲等三人拦住,上来就是一阵拳打脚踢。乙被打不过,急欲脱身,在甲挥拳向其打来时,朝甲猛力反击一拳,转身逃走。甲被打后当即倒地。经医院诊断为右侧第四根肋骨骨折。住院治疗月余,前后共花去医药费数百元。甲出院后要求乙赔偿其医药费,乙拒绝赔偿。 问乙是否应承担民事责任? 案例二:1996年,张建波与黄芩开始谈恋爱,1999年,两人因故分手后黄芩与西昌的小伙子邓中又谈起了恋爱。邓中生性彪悍,经常对黄芩拳打脚踢,黄芩几次提出分手均没得到同意。 去年7月初,黄芩以不愿意再谈恋爱为由从西昌赶到成都家中。7月4日,邓中也从西昌赶到成都。7月10日上午,邓中来到黄芩的家中,要求继续保持恋爱关系,还强迫黄芩到他所住的饭店,在不得已的情况,黄芩口头答应。 当晚11时40分,黄芩打电话将此事告诉了其舅舅,随后又找张建波商量对策。与张建波通话过程中,邓中又赶到黄芩的住处,对其进行殴打。之后,邓中又将黄芩往住处强拖。当行至致民路餐厅时,黄芩欲冲进餐厅求救,被邓中拦下,邓中随即抓起黄芩的头往墙上撞,用膝盖顶黄芩腹部。到了所住的饭店后,邓中欲对黄芩实施强奸。 这时,黄芩的舅舅付某赶到饭店,见有人来,邓中操起水瓶就朝付某砸去,并殴打付某。刚赶到的张建波情急之下,拿起饭店过道上的灭火器向邓中打了过去。当邓中不再反抗时,张建波等人向110报了警。后经鉴定邓中死亡。 事发后,青羊区检察院对张建波提起公诉,并认定张建波是在制止不法行为侵害过程中故意伤害他人。邓中的父母也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,要求张建波赔偿经济损失33.6万余元。 在案例一中,乙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行为。防卫行为在其限度范围之内,是对社会有益的正当行为;如果超过了必要的限度造成不应有的危害的,防卫就失去了正当性,理论上称此为防卫过当。乙在被数人殴打的情况下,为了避免自己遭受更大的损害,在甲等继续实施侵害行为时,将甲打伤,其行为符合正当防卫所具备的条件,因此乙不承担法律责任。不承担法律责任,包括不承担民事责任。  在案中例二 中,邓中违背黄芩的意志,使用暴力手段与其发生性行为,恰在这时,张建波对邓中的行为予以制止,这应是《刑法》中“本人或者他人”的正当防卫行为。凡有“他人参与正当防卫”,客观上都存在前后两个连续的防卫过程,一是本人防卫过程或受侵害的过程,二是他人参与防卫过程。因此,这前后连续两个防卫过程应属同一防卫行为,不应分开认定,并且这也适用《刑法》第20条的规定。 从张建波的角度而言,为有效保护被害人黄芩、付某的利益,见义勇为,属于正当防卫。因而,张建波也不需要承担民事责任。 五、 正当防卫的“当”与“过当”   现实生活中,刑法规定的“正当防卫”与公民切身利益息息相关。而正当防卫的“当”与“过当”,更是值得关注。 这里,有三个层次的问题。 其一,正当防卫是我国刑法赋予公民的合法权利。在面对歹徒行凶或者遭受不法侵害的紧急情况下,为了保护国家、公共利益,或者保护本人、他人的人身、财产和其他权利免受不法侵害,可以采取有效行动制止不法侵害的继续。在此过程中,如果对不法侵害人造成了损害,可不负刑事责任。 其二,正当防卫不能“过当”。 事实上,要制止不法侵害行为,正当防卫总免不了对不法侵害人还以武力。法律所许可的正当防卫所造成的“损害”要控制在什么范围内呢?是不是因为对方是不法侵害,我们就可以凭正当防卫的理由为所欲为呢?比如,对方不过是小偷小摸,我们是不是可以“正当防卫”将他打死呢?答案显然是否定的。 所以,正当防卫不能明显超过必要限度,否则就成了防卫过当,同样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。比如:防卫行为不能超过必要限度,仅以能有效制止不法侵害行为的继续实施为限;防卫行为针对的对象,只能是不法侵害者本人,而不能是任何其他人;防卫行为针对的,只能是正在进行着的侵害行为,而不应该事前防卫或事后防卫…… 其三,对行凶、杀人等严重暴力犯罪进行正当防卫“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”的,不属于防卫过当,不负刑事责任。行凶、杀人、抢劫、强奸、绑架等严重暴力犯罪行为,危险性大,情况紧急。要及时制止这类不法侵害,已属不易。如果还要求正当防卫人三思而后行,往往难于制止犯罪,反受其害。这个规定,是为了更好地保护公民的合法权益,打击犯罪。 了解法律,才能更好地遵守法律、运用法律。正当防卫的“当”与“过当”,需要我们每一个人好好把握。